正文 第043章 身中春毒

作者:凌曼舞
????“爹爹不说话就是答应了?“林轻柔试探地问道。

????林青云按了按她的肩膀,笑道:“柔儿的话,爹爹又怎会不答应。”

????“咣当——”阮九舞一下没站稳,撞到了桌子的边缘,桌边的酒壶应声倒下,顿时飘起一阵酒香。

????无心擦拭裙边的酒渍,她不敢相信地往林青云的方向挪动了两步,心中思绪翻腾。

????“姐姐,还愣着作什么,还不快给爹爹道个歉,陪个不是?“林轻柔上前亲密地挽起阮九舞,在外人看来,着实是姐妹情深。

????阮九舞愣了一下,直直地望着林青云,红唇微启,“爹爹,女儿以前惹您生气了,对不起,希望能得到您的原谅。”

????林青云目光闪烁,竟觉得两张相似的容颜在阮九舞的脸上交相出现,十六年前的回忆突然浮现在脑海中。恍惚间,他应了一声,“好。”

????阮九舞将一只手按在桌边,尽力抑制住内心激动的情绪,然而身子还是不由微微发颤,柔美的凤眸渐渐覆上一层朦胧的水雾。

????她等到了么,终于等到了么……

????爹刚刚竟然说“好”……没有拒绝,没有责骂,而是说了“好”……

????十六年了,整整十六年,她终于成功迈进一步了么……

????娘,您看到了么,爹终于开始接纳女儿了……

????“爹爹,大姐,看到你们重归于好,柔儿真开心。”林轻柔用帕子拭了拭眼角的泪珠,随手招来了贴身丫鬟,“阿花,给姐姐买酒满上。”

????“是。”阿花端着早已备好的酒壶走了过来,拿起阮九舞的酒杯小心地斟满。

????“爹爹,大姐,喝了这杯酒,过去的就都过去了。”林轻柔笑着说道。

????此时桌上的其他夫人们也大体了解了情况,皆被眼前的场景感动,亦附和道:“是啊,家人之间哪有化不开的隔阂。”

????林青云闻言笑着地向各位夫人点了点头,然而握住酒杯的手却因过于用力而鼓起青筋,心想,如今这么多外人看着,他还能有什么选择?真不知道柔儿这丫头今天是发什么疯,等宴席结束后再找她算账!

????“九舞,来。”林青云举起酒杯,第一次用平和的眼神望着阮九舞。

????阮九舞从丫鬟阿花手中接过酒杯,轻声道:“谢谢爹。”

????随即,与林青云一同举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马氏自始至终一言未发,但当看见阮九舞饮下那酒之后,嘴角却得意地微微上扬。

????“好了,诸位继续享用,我先失陪一下!”林青云对其他夫人们点头示意,向下一桌宾客走去。

????林青云走后,众人纷纷落座,韩氏忙牵起阮九舞的手,轻声道:“好孩子,真为你感到高兴,看来让你一起参加寿宴,是极其正确的选择。”

????阮九舞还沉浸在难言的喜悦中,听见韩氏的话,回过神正色道,“我此次能来参加寿宴,多亏了三夫人的帮忙,此份恩情,九舞将谨记于心。”

????说罢,她又看向对面的林轻柔,而对方也正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平心而论,她并不相信几日前还恨不得将她鞭打致死的林轻柔会诚心帮她恢复与爹爹的关系,但是当下她又想不明白其中缘由。

????若还是为了得到夜澈,似乎有些说不通……

????林轻柔没有避开她的视线,反而对她别有深意地笑了笑,白皙的小脸上少了几分柔弱,多了几丝阴冷。

????这时,桌上的一位夫人突然举杯面向阮九舞,谄媚说道:“阮小姐秀外慧中,我见第一眼就很是喜欢,遗憾的是犬子今日有事没有一同前来,未能一睹小姐风采,他日若阮小姐得空,欢迎去我府上做客。”

????被她这一打断,阮九舞错开了林轻柔的视线,淡然地回应道:“谢谢夫人。”

????犹豫片刻,端起面前的茶杯,以茶代酒,轻轻抿了一口。

????这夫人的意思她又怎会不明白,可是,她却没有任何心动的感觉。

????想到这,她转身望向男宾区,一眼便对上了那双深邃的双眸,双颊不由一热。

????难道他一直在这样望着自己吗?

????见夜澈面无表情,眉毛微蹙,与周围人没有半点交流,她心中一软,猜想他应该很反感这种嘈杂的环境吧。

????“爹爹还在敬酒,暂时也没机会送寿礼,不如先与他去院中清闲一会儿。”阮九舞在心中暗想。

????当她正欲起身时,一股热流却顺势从下体流出,她一惊,马上再次坐下。

????按日子推算,月事并不应该此时到来,可此时身下的感觉却与月事到来时无异,难道是前阵子受伤导致体内气息紊乱么?

????“九舞,你怎么了?”韩氏见她动作奇怪,关切地问道。

????“我离开一下,很快回来。”说罢,她起身看了眼夜澈,见他也准备一同离开,连忙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跟来。

????她是打算如厕,他若跟来,岂不是尴尬至极。

????夜澈狐疑地盯着她,最终还是缓缓坐下,目送她走出宴厅。

????阮九舞匆忙赶到茅厕,粉红的双颊竟然已经香汗淋漓,她急忙从袖中取出一块干净的纺布,无力地靠在墙上。

????为了方便救人,她一直都有随时携带纺布的习惯,想不到今日竟用到了此处。

????可当解开衣衫时,她却愣在原地,不解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下衣并无血色,并不是月事来了……那这湿润之感是……

????阮九舞眼底一寒,快速整理好衣物,屏息凝神,双目紧闭,认真查视着体内的变化。

????“可恶!”半晌,阮九舞猛地睁开双眼,凤眸中尽是厉色。

????她竟然中了春毒!

????这怎么可能!

????容不得她思考,一股股燥热不断从体内涌出,身体各处都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她的脸颊越来越烫,身体的力气正在一点点消失。

????阮九舞取下头上唯一一支玉簪,毫无犹豫地用力划向小腿,顿时鲜血溢出,急剧的疼痛让她清醒了几分。

????她咬紧牙关,扶着墙一步步向外走去。

????她这副样子已经无法再回宴厅叫夜澈,林府怕是也呆不得了,只希望她能坚持走到街上,随便找家客栈先安顿下来。

????“砰!”

????刚迈出茅厕,一记闷棍突然从劲后袭

????来,视线渐渐模糊,闭眼的瞬间,她隐约看见几个壮汉将她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