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侣情侠传 (书号:18443

正文 源远流长(33)

作者:飘柔01
????不待众人回味,面对围攻过来的联军,张少英突然沉声叹道:“残阳孤照,白草香兰何处染尘埃。宏图霸业,纵千古英魂,君心依旧,君心依旧。”

????一念且必,司马慧玉,黎姜再度起药,竹笛之音撩起,这是最后的药了。倒是黎姜,打起了药蛊的注意,但司马慧玉作为新任天女绝不会同意。但张少英的内力吐纳之术已至神通,这药若是交于他必能助众人脱险。

365bet官网注册平台 ????这时,但听得远方传来御留香的声音,但听得其大骂道:“小子,你乃纵横派男主人,动不动就受伤,动不动被刺杀,动不动被围攻,我不是神呐,哪能次次救你性命。纵横派那么多属下,他们都是吃干饭的麽?宁愿自己死也要他们活着,你这个主子真是烂透了。”御留香骂完几句话,已在黑榜阵营中杀出一条血路,身后明门六部三百余众紧紧跟随。天罪之刃所到之处血肉横飞,不少杀手撇开身来,哪怕是死他们也想看一看天罪之刃的风采。于是,御留香一众人畅行无阻赶到张少英身畔。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指挥战场的郑从善虽早得到情报,但御留香所到之处无人能挡,驰援乃迟早之事。郑从善反而从自身的建制阵营中深深感到了组织之间的差距,方圆近十里的渗透圈虽然壮观,但杀手的阵营反应实在太慢,缺少最直接的历练。两岸加起来泱泱五六千众,而对方不过仓促汇集起来的千余人。一战下来损兵折将不说,这麽久了居然都未全歼。郑从善想不通,为何傲红尘可以指挥那些天南海北的杀手毫不费力。为了这一战,黑榜联军三军将令统一,建制清晰,严禁杀手内讧,为了凝聚士气做了颇多的改变,为何还是打得这麽艰难?这些杀手可都是各家的家底啊!原本此战要速战速决,偏偏长离无恨下令罢战,如今再开战局却已错过最佳时机。

????战圈外围,诸宗人力正在疾速突破,再加上这麽大的人员流动,杀手可以避过诸宗却避不过朝廷,这一战无论胜败黑榜联军再无退路,又何必求和?作为西君隐派族长,郑从善明白,杀戮终究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他反而在思考长离无恨的目的。竟下令进攻,御留香的到来徒增变故,近战之下其锋芒无人能抗,竟要活捉,杀手自有一套活捉之技,金刚淬链是最绝佳的武器。郑从善的想法很简单,便如食炊饼一样,慢慢蚕食。同时,郑从善邀集五路联军车轮战,并由西君为前锋。蛊毒之下,飘香四溢的南岸瞬间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诸宗内力稍弱一点的弟子门人已开始呕吐,御留香瞧得不断变换的战阵,已知对方用意,蛊毒之术他并不敢小觑。

????御留香看向身后羽千泷一行人,怪笑道:“我教你们的逆反重元今日终于可以一展身手了,嘿嘿嘿,蛊毒麽!最惧反噬了,那些小虫子十年前我便有应对之法了。”羽千泷秀眉微皱,叹道:“赶紧想办法,蛊毒之术轻佻不得。”御留香大声解释道:“蛊虫只是虫子,没人性的。咱们先卸了它的药力,再破了它的笛音,嘿嘿,那时就好看了。”身畔之人闻言皆是一震,其言虽易,若不懂蛊术是难以做到如此地步的。当下御留香扔了天罪之刃,传授众人口诀,口诀并不复杂,只是一些医药配方。而对于逆反重元之法,诸宗之辈竟也难以瞧得明白,说是吐纳之术,却远非如此简单。但见众人导引自身真气,配上药方,一股怪味儿顷刻弥漫开来,柳燕亦忍不住呕吐起来,张少英只得散功去扶妻子,周遭的气息越来越难闻。好在有明门的加入,防御圈扩大之后,短时内可保众人无虞。

????随着药力的扩散,倏起的战场上气息更加难闻。尽管对未中蛊虫之人并无害处,但杀手攻击阵型还是缓了一些。那些在外围施蛊之人闻到怪味儿均暗颤不已,束缚蛊虫的药皮吸入腹中那一刻蛊虫已然蠢蠢欲动。而蛊毒有个致命的缺点,种蛊人这一生都无法剧烈的动作,只能像大家闺秀一样,足不出户。自蛊毒临世,至今都无人能造出更好的药皮。尤其是这种大范围的蛊毒施法,除了西君这样的建制组织,古往今来皆无人能做到。

????西君族长郑从善瞧得战场的异动,已有不降之感。很快怪味便飘了过来,郑从善闻之变色,即令蛊阵急撤。但对方的药力掌握实在太精准,顷刻间西君蛊阵惨呼遍起,倒地者皆挣扎嘶吼,痛苦万分。随着对方相同的笛音再起,郑从善骇然之际,已知完了。这些人皆是西君竭力培养的异数,今日这数十年的心血皆白费了。蛊术虽然骇人,但若运用的当是能够双赢的。

????种蛊人与蛊虫为生死同体。自种蛊那一刻起与人竟是对手,也是同伴。受够了药皮的压制以及笛音的压迫,蛊虫经这般刺激即剧烈的反抗。当表皮退化,笛音再起,蛊虫犹如野马脱缰,疯狂的在主体内蚕食着血腥,这种内在的痛苦人是无法承受的。上百众满地狰狞的主体让杀手们无不心惊胆颤,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要死不活的死法。

????郑从善惊愕之际,羽千骨领着一众属下赶来。瞧着山蛮下的鏖战,羽千骨沉声说道:“就让白教结束这场恶战吧。”郑从善应道:“盟主示意活捉。”羽千骨叹道:“这麽多人打千把人打这麽久,盟主的精炼谋划已差不多了。你也应该明白,乱战之下他们仍有一套保护自己的最佳方法。如果现在不结束,天不亮咱们便要受到四面八方的围攻,到时全军覆没。”郑从善并非顽固之辈,当即点头允许,他需要报复,这种毁灭性的报复正合其意。

????天教最擅长的便是火药,这种朝廷严密控制的药方如今已大白天下。但武林向来瞧不起这种花哨,其爆炸威力不强,花费巨大,亦不稳定,且需要大量的人力维护,雷声大雨点小。但羽千骨对此却爱不释手。并从其中摸出了一条方略。随着箭雨的升空,火箭雕羽弹这种密集型的箭阵再次照亮了夜空。面对战场的形势,张少英一众无法反抗。一众属下只能拼死将自己的上司压在身下,连同周遭的杀手攻杀的杀手湮灭其中,大地都为之震撼。硝烟四起的战场,血腥,火药,蛊毒,香阵交织在一起,战场上的气息已让人难以呼吸。远在山蛮上的郑从善都感觉道呼吸不畅,当即下令后撤六里,飞翅严密监视战场区。

????战场上,硝烟过后遍地烟火。张少英一行人虽然被保护起来,但周遭之人抱团共抗,终究血肉之躯。爆碎的碎铁片,弹珠无疑是最痛苦的。尤其是那些被烧伤者无不纵声嘶吼,无助而绝望。张少英推开保护他的八角卫,扫目望去,遍地挣扎的人,这就是他选择的代价,用他人的性命来支撑自己的信念,这一切真的值得麽?现实与信念的较量,他始终无法做出单一的抉择,他只是一个靠裙带关系居上的权利者。每一个弟子都是纵横派的家人,侠义之道能成为纵横派的出路麽?张少英疑惑了,他有些开始理解诸宗以纵横派为领袖的目的了。

????这麽多的伤亡,靠剩下来的几十人若无法及时的救治,会有更多人死去,除了投降没有其他出路。柳燕见到丈夫无碍后,放下心来。瞧得丈夫颓然的身影,柳燕清楚丈夫的心思,上前劝道:“侠义之道也许不能成为纵横派的希望。但这是最基本的人性,我们面对的是一群杀人不眨眼,并以此谋生的恶魔,张郎,你的选择是对的。”张少英凄然一笑,叹道:“作为一个顶端的上位者,遇到这样的袭击却没有最好的防御方法,这也是一种失职。过错还需要这些人用性命来填补,这是一个无奈而错误的决定。”灵女瞧了瞧雪花飘落四女一死三伤,稍稍包扎过后,即起身道:“张副盟主不必纠结,侠义之道岂能向恶魔低头?仙宗支持你的选择。”张少英暗暗叹了口气,重拾心神,说道:“这些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在朝武众目睽睽之下发动这场大规模的袭击,他们的目的仅仅是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吗?”一旁的上官蝶舞道:“原来张副盟主也瞧出了对方的阵势变化?”柳燕听罢,幡然醒悟,叹道:“他们在学习我们的阵营攻防之术?”

????张少英点头应道:“退无可退时候,大决战不可避免,这一点他们已意识到了。”诸众皆陷入沉思,火药箭阵之下,诸宗再度领略其威能。

????这时远处有人走近,来人正是郑从善与羽千骨。